「 」

这里「空白栏」,向游戏人生致敬!
No games, no life.

生日小恶魔

        她很讨厌生日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因为她每次生日前,都会生病。

        去年是感冒,前年是过敏,大前年是喉咙痛,大大前年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 总之,她得出一个结论,那就是“每逢生日必生病”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,快到她的生日了。不出所料的,她又生病了,这回是发烧。

        啊啊啊啊,我的美食,我的蛋糕,我的大餐啊……她内心咆哮道。

        “纵使你怎么吼,你生病了的事实还是不会改变的欸~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谁!”她下意识地吼道,老娘心情不好着呢!“给老娘出来,不要畏畏缩缩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周围并没有人,只有洁白的墙壁,以及点滴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哦,难不成我烧糊涂了?这周围根本没有人嘛!这该死的发烧,这该死的点滴,这该死的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 呜呜呜,我的蛋糕……回来吧……

      “额,咒骂可不能使你吃上蛋糕。”那个声音又响起了,这次还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影子,在半空中晃悠着。

       不对,这个医院好像以前是乱埋岗,有一个传闻……说是有……有一个女人在这里生了个孩子……然后把他活活埋了!该……该不会是那……那个鬼婴找……找上门了!莫不是我的前前前世是那个女人吧?!天!看来吾命休矣!

   “话说,你这人啊……脑洞太大了吧?我,可不是什么鬼婴。我是……天上天下宇宙世界第一……”

     那个影子随着语调上下晃悠着,这真扎眼。“好,打住!打住!憋。。。咳咳咳。。。艾玛,咳死老娘了。”

    “麻烦这位大侠现身好吗?你的影子还挺晃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好吧”

       噗的一声,一个小小的,小小的人影,哦不,恶魔影,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那小恶魔还瞪着眼,嘟着嘴,叉着腰,气呼呼地望着她,颇有一副那些三姑六婆骂街的架势。

       “噗。”

      “好好好,这个天上地下……什么来着的人呸,小恶魔,你在这儿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 “请叫我天上地下宇宙世界第一无敌帅的……嘿,待我喘口气些哈。”说罢,他便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生日、恶魔!”

      “这么样。这名字够不够霸气!”

       “噗。”

       “所以说,额,生日、小、恶魔。你!来此地找我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   “也没啥事,只是每年在你生日时给你捣捣乱,比如给你送几个病毒什么的……”哎呀,好像说漏嘴了。小恶魔突然想起了什么。看到对面的人已准备好以雷霆万钧姿态向他扑来,妈耶,事情不妙,只好……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!走起!

         一阵阴风刮过,小恶魔消失不见了。而她,愣愣地站在原地,双目呆滞地望向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欸?奶奶、奶奶,后来、后来发生什么了?‘她’和小恶魔还会见面吗?”一个小男孩双腿盘坐在地毯上,睁大眼睛,好奇地问那坐在摇椅上的老人。

    “这个啊……那要靠你自己想咯!”老人笑眯眯地望着小男孩。

       “那他们肯定会在下一个生日见面的!对吗?”小男孩兴奋地站起来,挥舞着双手说,“还有还有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嚏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你的生日小恶魔来找你咯!”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一点唠叨:

        这是给 @沈长辞 的生日礼物,祝她(人这么好肯定是小姐姐)永远,永远不要在生日那天遇上生日小恶魔!还有!中考加油!

        比如说本写手就是年年、注意是年年、遇上小恶魔。然后就。。。。蛋糕没了。。。。😭😭

Keep Calm And Just Smile.

#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

#渣渣写手呈上

#严重跑题

出来吧主页君!(你够了) @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「在茫茫黑夜之中,你找得到出路吗?」

【我找得到,因为我心底有光。】

「……那,我们来玩个游戏吧。你用你所谓的“光”走出去……」

令人窒息的黑夜,笼罩在这片大地,唯独有一人在缓缓前行。

01.

“你,没事吧?”一个金发小男孩歪着脑袋问,还好奇地用手碰了碰格瑞的伤口。

“嘶……”格瑞眉头一皱,若不是他身受重伤,他早就一脚踹开这不知好歹的家伙了。

唉,真是“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”啊!

想毕,格瑞就“扑通”一声地晕倒在地。

“诶诶诶?我……我……姐姐!哇——有,有人晕倒了啊——”金看到格瑞晕倒后,便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格瑞在昏迷的最后一刻,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金发女人凑到了他面前,还顺带打了一下那个害他晕倒的罪魁祸首,并说了句“金!你怎么又……”

原来他叫金啊……真是符合他呢……就像太阳一样耀眼,让人不能直视……

「怎么样?你找到“光”了吗?」

【我没有“光”。我可以自己走出,因我本就属于黑夜。】

「……」

02.

“格瑞格瑞!你看,是光明女神蝶!听邻居说看到它会有好运呢!”金在身后喋喋不休讲到。

“……金,不要打扰我。”

“哼,格瑞又不理我了……”金嘟着脸说道。

好吧,格瑞无奈地伸手摸了摸他的头,真软……

“嘻嘻,我知道格瑞最好了!”金瞬间又满血复活”了,又绽放出那副天真无邪的笑脸。

我为什么要用“又”呢?因为金他这样的笑太多了,真的太多了。

格瑞愣了愣,立刻把手缩了回来。

我……是怎么了?

「怎么样?你找到你的“光”了吗?」

「别忘了约定哟~」

03.

啧,麻烦。格瑞懊恼地看着正在熟睡中的金,早知道就不让金和自己一起睡了,这家伙,睡个觉都不安慰!把脚搭在我身上就算了,还要把脑袋凑过来,完全把我当抱枕了啊?!算了,不和他计较。

格瑞小心翼翼地拉开床头小灯,再把金的手脚放好,正准备给他掖被子时,忽然在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:

「怎么样?你找到“光”了吗?」

【不需要。】

「哦?是吗?」

唉,下次即使是刮风打雷下雨,也不能让他过来!

在昏暗的灯光之下,原本耀眼的金发好像变得柔和,格瑞细细打量着这个小家伙,没有吵闹的声音,没有过于热情的笑容,只有一个浅浅的笑挂在脸上,就像……天使降临在他的身边。

“格瑞……好……”金吐出几句梦话,又将手抱住了格瑞,还顺带蹭了蹭。

“唉,金啊……”

有什么东西从格瑞的心底发芽了。

04.

又是采矿时节,登格鲁星的人民在这个时节从未休息过,被奴役的人民早已麻木,只是不停的、不停的劳作着。

当然,他们也不例外。

秋姐为金和格瑞准备好干粮和工具,送他们上路。

一路上金照常与格瑞打闹着,突然,格瑞问了句:“金,你认为我怎么样?”

“格瑞是最棒的!"金毫不犹豫地说了出口。

格瑞忽然觉得自己有希望了,这也使他的嘴角微微上挑了一下。

嗯,孺子可教也。

“那……你觉得我……和你是什么关系呢?”格瑞鼓起勇气问了句。

“咦?什么关系?我想想哈……对了!朋友!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!”

woc,格瑞内心几乎是崩溃的,这还让他差点踩错脚,就差再来一句,格瑞就要掩面泪奔了。

声音再次响起:

「自称不需要“光”的先生,看来你堕~落~了呢♥」

【我的事情不用你管,我只要走出去就行。】

「……」

05.

茫茫黑夜之中,唯有一人在独自行走。
但他有萤火虫为他点亮前路,他有所爱之人盼他回家。
这怎会孤单呢?

「嘿嘿嘿,看来你找到你的“光”了。」

【……啰嗦。】

格瑞想到这儿,又摸了摸怀中的小脑袋。

——怎会有人讨厌光呢?人都是向往着光的。

06.

「卧在心底的爱啊……」

与格瑞对话的人慢慢褪去一身漆黑,他,一头银发,一对紫眸在月光之下散发光芒。

「只可惜回不来了……」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对不起我拖稿了。。。(拖稿使我快乐)( ̄ε(# ̄)

写手:看到结尾惊不惊喜!

读者:   ……(准备打人)

这题目真难。。。

这背景就暂定凹凸大赛结束,格瑞为No.1吧。。。

对了٩( •̀㉨•́ )و get!,我忽然觉得有首歌挺适合格瑞的爱: 爱的悲伤   克莱斯勒(自行搜索吧,我不会超链接😭)

同样大家也可以去听听“爱的喜悦     克莱斯勒”哟!

混更一下

有没有佛山的小伙伴啊~

大自然的奇迹

*  沙雕写手一枚  

*设定有可能很奇怪:高山 格瑞×金子 金

*断句才能看懂的设定 ↑   ~( ̄▽ ̄~)~  

没有问题就开始吧!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格瑞是一座高山。是的,你们没有看错,一座如假包换的高山。经过几万年时间的洗礼,看过无数生灵在他眼下上演的悲欢离合,听闻过数以千计的各种话语,无论是人言或是兽语,他的内心早已不再年轻,而是历经沧桑。

看多了世间百态,心中自然就有某种情绪什么沉淀了下来,慢慢地,慢慢地,形成了一块金子。

格瑞发现了那块沉于心底的金子,也没有理会它,任由它慢慢沉淀,慢慢生长。

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了,金子也慢慢成型了。一天,金子突然开口说:“你,你好!我是金!”

格瑞一愣,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说:“你好,我是……格瑞。”

“格瑞,格瑞!你能给我讲个故事吗?”

格瑞望着那块上下蹦跳着的金子,说:“好吧。”

“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位姑娘,她心灵手巧,各种家务样样精通 ,而且心地也很好。一天,姑娘挎着她的小篮子来到了山脚下。。。。。。”

格瑞才没说几句,金就窝在它的小床上睡着了。是金子就会发光,自然,金周围散发着一圈圈光晕,远远望去犹如神仙下凡。近听,金打着细细的呼噜,让人想起猫咪趴在温暖的阳光下睡觉的场景。

每一天晚上,金都会缠着格瑞给它讲睡前故事,格瑞也不觉得厌烦,只是用它那不带一点情感的嗓音诉说着一个个美好的童话。

真是静谧而美好的画面呢,如果可以持续下去的话。

┄┄┄┄┄┄┄

“不!我不要离开格瑞!”金嘶喊到。可它无论喊多大声,也没人听见,因为它是金子。

高山动摇着,极力想把金抢回来,可是,他只是一座高山罢了。

“这金子的成色真不错,定能卖个好价钱。”几个人围在一起兴奋地窃窃私语道。

“不……格瑞……”

“金……”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几千年后,一个有着金色头发,蔚蓝色眼睛的地质学家来到了高山面前,他眯起那对可爱的眼睛,热情地向高山薯片:“你好!”
“真是奇怪,感觉你有点熟悉呢!我是金哟!我可以叫你格瑞吗?”

“哎哎,格瑞,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块金子叫金,它和一座叫格瑞的高山生活在一起,格瑞每天晚上都会给金讲好多好多美妙的故事……”

说到这儿,地质学家金仰起他那可爱的小脑袋,往山顶的方向绽放了一个微笑。

山顶上的迎客松摆了摆枝丫,好似在回应他。

大自然真是神奇呢。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这该算刀还是糖呢?我也不知道。。。

说了是沙雕写手~( ̄▽ ̄~)~

谢谢大家「鞠躬」

PS. * 脑洞来源于吕丽娜的《从前的从前》,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百度看看~(。ò ∀ ó。)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*是上次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的文章的重发,有改动。

雪花

*萌新写手前来报道~
*文笔渣,多多见谅。[鞠躬] 

       (我绝逼是傻的,新人来写干嘛。。。)

注意!!有金死亡设定!

﹎﹎﹎﹎﹎﹎﹎﹎分割线﹎﹎﹎﹎﹎﹎﹎

【凹凸大赛已结束,格瑞最终成为神使】

雪花纷飞,飘飘洒洒地洒在大地之上,这里是雪的世界。

一个人身着一身黑衣,伫立在这白雪之中,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张白纸被一滴墨水沾染上,十分扎眼。

只听见那人轻叹一声,“金,我来看你了……”

他轻轻拨开雪,露出了一小段墓碑,上面赫然刻着一男孩的头像,那男孩脸上绽放着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不,比阳光还要明媚,那是一种直入人心、温暖的笑容。

看到这,他愣了一下,随及又轻轻地叹了口气,思绪又被拉回到凹凸大赛期间……

【凹凸大赛初期】

“啊啊啊啊——”金发少年从天而降,他虽身处与嘉德罗斯的打斗之中,还是抽身出来,跃到空中,将那少年稳稳接住。

啧,麻烦。

“哎哎哎,格瑞~”未当他脚踏实地,那抱在怀中的少年就率先开了口,“你怎么在…这…"被唤作格瑞的银发少年一脸冷漠地看着金,并“及时”地松开了手。

“嘶。。。”金摸了摸自己pp。哎哎哎!我的pp裂成了两半!哎?不对,pp不就是两半的吗?经过短暂缓冲时间,金的智商终于上线了。

“格瑞!格瑞!你也在凹凸大赛呀!”金呈猛虎下山式向格瑞扑来,却被格瑞用手熟练地挡住了这次“进攻”。

尽管被格瑞冷漠对待,金仍是对格瑞喋喋不休地说道:“格瑞,不要这么冷漠吗!你知不知道,我可费了好大力气才到了这儿呢!”

…………真烦,不过,自从离开登格鲁星后,好像还没有这样放松过。。。格瑞心里如是想到,不过这在他那冰山脸上是看不出来的。

“金啊,你还记得吗?”男人站在墓碑前,身上的黑衣早已被雪染成了白色,“我与你相遇的那天,也是在一个雪天呐……”

【格瑞与金的初次相遇】

大雪纷飞,一个金发少年身穿棕色斗篷,一蹦一跳地跟在秋的身后,在他们背后的雪地上,留下了一串串脚印。

少年左右张望这着,像在寻找着什么有趣的东西,突然,他在一片雪白中,发现了浑身是血的格瑞。

“姐姐!这,这儿有个人!好像快没气了!”金惊恐地扯了扯秋的斗篷,用发颤的手指指向格瑞说道。

“金,快把你的斗篷给他。”

金赶忙把斗篷脱了,盖在格瑞身上,手忙脚乱地掖好后,听从秋的指示,把格瑞拖回了家。

过了段时间,格瑞慢慢有了知觉,他觉得自己好像在一间生着炉火的房子里,有几个人旁边吵着。

“姐姐姐姐,那我们捡回来的人。。。会不会死了。。。”

“嗯?你不会不相信你姐姐的医术吗?!”

“不不不不。。。”

他不觉得想:本大爷正睡得舒服呢,别吵!想罢 ,他便慢慢支起身体,嘶,好痛。。。

金察觉到了异样,“哎,你,你你不能起来呀!你受了很重的伤!躺下!”金慌慌张张地说道并悄悄地打量着格瑞:一头如月光般的银发,下面有双紫罗兰色的眼睛,在昏暗的火光之下,竟透出水晶的光泽,因伤苍白的皮肤也因火光而染上了健康的肤色,让人不由得赞叹:真。。。好看。。。

看着眼前发呆的少年,格瑞并没有多大感觉,他只想知道在自己昏迷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。但他有种感觉,自己这一辈子都逃离不了一个人了。

窗外的雪花看见了这一时刻。

想到这,男人又被迫想起了那段不愉快的回忆。
不,是应铭记于心,深深刻在心上的一段记忆

【凹凸大赛后期】

格瑞望着拥有和金相同的外貌的少年,金原本的金发变成了苍白的白发,湛蓝的双眸不再蓝,而是充斥着代表杀戮的暗红。

“嘿嘿嘿——好久没出来了♥”,“金”说道。

这不对劲,这很不对劲。

“让我愉快地玩耍吧♥。嘻嘻~”

“金”突然发动元力技能,黑色的矢量从四面八方向格瑞刺去,“金!金!快停下!”格瑞第二次感到自己的心不受控制地疯狂跳动,他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叫嚣道:这不是金!把我的金还回来!

他不由自主地拿起烈斩,向“金”扑去。

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只模糊记得烈斩刺穿了“金”的胸膛,血从胸膛喷涌而出,溅了自己一身。

但却只清晰地记得,“金”猩红的眼中流出一行血泪,眼中的猩红不再出现,只剩下那湛蓝的双眸。

想到这儿,男人仰天大笑,他突然明白金是怎么死的了。是,被,自,己,亲,手,杀,死的。
真好笑啊,不是吗。。。

雪花依然飘着,渐渐掩埋了墓碑上的面容。

男人失神地呆站在那,突然,他发现,面前的雪花变成了金,向他扑来。

“金,你回来了。。。”

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﹎

过去×现在×未来

Pay Attention to: 
1.萌新一枚,文笔不好,多多见谅_(:з」∠)_
2.主角为格瑞,请自动避雷
3.这大概,也许,可能是无.cp吧_(:3」∠❀)_
4.时间跨度有点大,大家看看就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可以,那么就开始吧!(๑òᆺó๑)

「锲子:过去」

    “啧,真是顽强的家伙,这皮真厚!其他人,给我用力打!”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孩吼道。
    
     一个衣着甚好,面容精致却面色苍白的银发小孩靠在墙边,他脸上、臂上、身上都布满着伤痕,触目惊心。尽管如此,那银发小孩还是任由那帮小流氓殴打。

说白了,他不在意。

又何必在意呢?本是养尊处优的小少爷,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,平时按照父母亲所安排好的课程,好好完成就是了。又因为他的天资过人,长得又漂亮,自然被各贵族小姐所青睐,只不过,在那一夜都变了。

    烈火噼噼啪啪地燃烧着,家仆逃窜,却无法出去,他们哭着、喊着、哀求着上帝。甚至连那平时不信神的园丁老头儿都跪下,面向天空,诚恳地告铸道:神啊!请宽恕我那之前愚蠢的行为,救救我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,这些情景那小少爷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  他只看到火舌贪婪地舔舐着房子,红红的火光中映着几个人的身影,那几个人的身影仿佛在跳着某种奇特而怪异的舞蹈。

     他区区一凡人,怎能灭这火?
   
      唯有呆站着,看着这个家被燃烧殆尽,看着华美的府邸、其中的人们被大火吞噬……

       大火足足燃烧了一天一夜,当人们从废墟中寻找着有无幸存的家仆和   那尚未被烧毁的物件时,小少爷仍伫立在原地,凝视着眼前的一片狼藉,只不过,从原本的惊恐变为一脸平静,仿佛什么都未曾发生过。

       “哎哎老大,这小子好像晕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切!还以为能玩久点,果然是那种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呢,没趣,走吧。”领头的小流氓正想转头溜,突然一头金黄色的头发出现在小少爷的视线里,金发小男孩张开双臂护住他被并发出一声充满活力、正感十足的叫道声:“你们怎么能打格瑞呢!他可是我的好朋友啊!"
        “快跑!又是那个金!不要惹他!他姐姐可是很暴力的!"哗啦啦几声,那几个小流氓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格瑞,你没事吧?你身上都是伤,真是的,他们可真可恶!要赶快回去叫姐姐帮你治疗,可是。。。该怎么办啊”被叫做金的小男孩边手足无措地望着格瑞,边尝试将他抱起,当然,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扶着墙,艰难地站起,却又因双腿乏力而瘫坐在地面上,“金,你扶着我回去吧。我的伤大都是皮外伤,不碍事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吧。"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        我表示我无能为力了,大家将就看看吧。自己挖的坑自己填,早知不挖这么大了_(:з」∠)_
        希望大家喜欢,算了,自求多福吧。